2019只剩五天了,你还有什么没来得及做?
2019-12-27 08:57:17    
高源
  
2019年12月26日          天气:晴
 
1.jpg  
 
  一不留神,2019就只剩五天了。
  
  每到年末,内心总会生出一丝隐隐的慌乱,还有莫名的憧憬。送走的时间、迎来的时间,无声无形,无痕无迹,说到底都是人为杜撰出来的。或许根本不存在2019这种东西,我忽然怀疑,跨年的时刻,究竟意味着什么。
  
  但身边的人们可不管这么多。大家都在忙着回顾、总结、展望、期待,忙着准备元旦联欢,忙着互赠新年礼物,忙着抒发感慨。那么专注,那么真诚,那么欢天喜地。沉浸在那种氛围里,我不由得也被感染了,也开始兴奋起来了。
  
  2019不是个简单的数字。人们饱含深情地迎送它,全情投入地度过它,一页页撕下它的日历,好像它是个活人,当真存在过似的。仔细想来,跨年还是有意义的,那意义由我们自行赋予。我们珍惜它,它就重要,漠视它,它就悄然而逝,今天和明天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在过去的三百多天里我们做了些什么,接下来是否决心开启新的生活?在跨年的节点上,我们往往更有动力去辞旧迎新。
  
  年末的我总是手忙脚乱的。太多计划无法落实,太多事情开了头却不了了之。
  
  上周末,路过许久未去的市图书馆,惊讶地发现门口的猫咪咖啡店已经停业,换上了某某餐厅的招牌。我愣在原地,怅然若失。那家咖啡店不大,开业两年多,网上评价很好。透过落地窗可以看见里面环境清雅而温馨,据说店主养了十只猫。早在去年,我就跟小暖和物喜商量着找时间去里面喝下午茶、撸猫,却因为种种原因,一拖再拖。总觉得来日方长,迟早会去的。没想到一眨眼,就再也没机会了。
  
  还有美术馆的国外插画展,我也赶不上了。早在还没开展的时候,我就看了介绍,兴致勃勃要去参观。开展时正赶上我升学,忙着适应高中生活的节奏,顾不上。后来就彻底忘了。等到两个月后终于想起,画展已经结束了。那些海外画作下次再来这里办展,不知要等到多少年后了。
  
  看到笔筒里的毛笔,就更是汗颜。年初信誓旦旦要练毛笔字,特意买了一支上好的毛笔,打算来年过年的时候亲手写自家的对联,料想一定会很风光。实际上呢,我只坚持了半个月不到,就因为忙和累而搁置了。那只毛笔此刻灰头土脸,在水笔铅笔中鹤立鸡群,看上去一脸怨气。
  
  哦,还有储物柜里囤积的一堆零食。有的不好吃,直接扔掉又浪费,就在那儿放着;有的太好吃了,舍不得吃完,每次只吃一点点。检查了一下,唉!大部分都已经过期了。它们若是在天有灵,大概也很伤心吧,被扔在角落默默变质,无法实现自身的价值(如果它们也追求人生意义的话)。
  
  总觉得时间还多,不用着急,然而转眼就来不及了。想到这儿,心瞬间就慌张起来。
  
  从明天算起,2019年还有五天,我还来得及做些什么?拖住我的是什么,是忙碌与疲惫,还是惰性与怯懦?我要赶紧地去做喜欢的事,体验新鲜的事物,抓紧时间去陪所爱的人。
  
  那么,就这样吧:
  
  倒数第五天,我要尽力把读了两页、搁置半年的小说读完;
  
  倒数第四天,抽空看同桌柚柚强烈推荐的电影;
  
  倒数第三天不用上学,上午陪妈妈去超市购物,中午跟爸爸学做饭,下午和小暖去溜冰(我还从没溜过冰呢!),晚上去尝一家种草很久的日料店;
  
  倒数第二天,把前阵子欠的日记补完,并且给母校的老师们写新年贺卡;
  
  最后一天,不上晚自习,我要和物喜去河边看日落。这件事已经计划很久了,却难得等到提前放学的下午,以及碰巧晴朗的天空。有一次我们终于找到了机会,出校门时太阳还在半空,可它滑落得太快,等我们赶到河边,它就已经消失在远方的房屋和树梢之下了。
  
  一切都那么仓促,就像冬天的日落。我们很难从容地生活,总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但是偶尔,在很特殊的情况下,我会有种时间静止的错觉。
  
  屏住呼吸,用力记住,那一刻的光。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