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末的家
2019-12-19 09:50:41    
文 / 任小霞
绘/Tomomo
  
  在脚尖山的精灵谷,几乎每个精灵都知道自己的来处。
  
  雨精灵知道自己来自脚尖山的绿裙湖。一次下雨的时候,一颗雨滴击中了绿裙湖的青蛙先生,青蛙先生“呱”一声,那颗雨滴就没有融进湖水而是转了九个圈,成了雨精灵。
  
  香精灵知道自己来自脚尖山的七彩花田。那天风和日丽,七彩花田有许多鼓鼓的花苞将要绽放,七彩花田的灰兔小姐给每一个花苞说了一句鼓舞的话,花苞们次第绽开来,每一个花苞都喷出醉人的芬芳,灰兔小姐伸出手去想捧一缕香气儿,哪知她捧的那一缕香气儿调皮地溜到了她的身后,那缕香气儿就是香精灵。
  
  露精灵知道自己是从脚尖山最浓密的森林里出生的。那片森林里的树蓬蓬勃勃,每一片叶子都如碧绿的手掌,接太阳之光,接月亮之光,接星星之光,也接晶莹的露珠儿,那日,森林里的栗鼠姑娘回家晚了,跳上树枝时,树叶上的露珠儿啪啦啦直掉,栗鼠姑娘赶紧摘下帽子去接,帽子里没接到露珠,就接到了露精灵。
  
  鱼精灵知道自己来自脚尖山溪,石精灵明白自己来自脚尖山洞,草精灵知道自己从脚尖山谷的草丛出来……
  
  精灵出生后都会得到精灵谷中精灵婆婆的召唤,精灵婆婆会告诉小精灵们各自去收集不同的灵气以让自己长大,所以,雨精灵收集雨中的灵气;香精灵收集花中的灵气;露精灵收集露珠中的灵气,鱼精灵收集山溪里的灵气,石精灵收集石头里的灵气……光精灵阿末收集的灵气一直是所有精灵中最多的,因为他可以收集所有光中的灵气,日月星光中的灵气已经够多了,还有好多发光的动物植物,还有发光的物品……阿末很快就长大了,成了精灵之王。精灵谷的精灵们挺羡慕阿末的,可是阿末却并不快乐。
  
  因为,光精灵阿末居然不知道自己来自己哪里,他就是在精灵婆婆的怀里睁开眼睛的,精灵婆婆当时也很吃惊地盯着他:“哎哟,你怎么到我怀里的?你来自哪里?”
  
  “也许,你是一缕阳光,来自太阳花丛;也许,你是一缕月光,来自月亮草谷;也许,你是一抹星光,来自星星沙滩……”精灵婆婆猜,“阿末,你是光精灵,你一定来自一个明亮的家。”
  
  明天一早我脚尖山顶的太阳花丛瞧瞧。阿末决定找到自己的家。
  
  天还没有一丝亮光,阿末就到了脚尖山顶的太阳花丛。
  
  “啾——”随着一声鸟鸣,天空似乎被阳光划开了缝隙,开始透亮,阳光如瀑布般铺泻下来。阿末盯住了第一缕阳光落下处飞了过去,那一缕阳光飞入了一个太阳花苞中,似乎在花苞里翻滚了一下,花苞“啪”一下打开时,一个笑精灵从太阳花上探出了身子。
  
  “兔奶奶好。”笑精灵跟兔奶奶打招呼,“我是笑精灵。”
  
  “笑精灵好。”兔奶奶乐呵呵地说,“你是不是可以让这儿的每一朵太阳花笑嘻嘻?”
  
  “当然可以。”笑精灵回答着兔奶奶,开始在每一朵太阳花上旋转起舞,她的每一圈舞蹈都是一个或深或浅的笑窝……
  
  阿末有点激动,笑精灵刚刚被精灵婆婆唤去了精灵谷,他就飞到了兔奶奶的肩头,小声地说:“兔奶奶您好,我是光精灵阿末。我是不是出生在这太阳花丛?”“光精灵?”兔奶奶摇头,“你不是来自太阳花丛。”
  
  “啊……”阿末有点失落,想还是去月亮草谷看看。
 
1.jpg
  
  到了那月亮草谷,每一棵草都如秋千低垂在谷中,虫鸣此起彼伏,月光穿过云层而来,落到草谷的第一缕光稳稳地荡在了一片高高的草叶上面,“唧唧唧”,蛐蛐儿今晚的第一支曲子恰到好处地唱响,随着蛐蛐儿的曲子响起来,草叶秋千把月光荡到最低处,几乎要挨到蛐蛐儿的脚了,蛐蛐儿一抬脚,一个跳精灵就落到了蛐蛐儿脚上。
  
  “跳精灵?”蛐蛐儿叫,“快带着草儿跳起来!”“没问题。”跳精灵一跃而起,弹跳到了最高处,如透明的球儿在每一片草叶上弹跳,那些已经落满了月光的草叶被跳精灵这么一惊动,都晃晃悠悠,如细小的绿船只在绿谷里荡漾……
  
  欢快的跳精灵跳去了精灵谷。阿末追上了蛐蛐儿:“您好,我是光精灵阿末。请问,我是不是出生在这月亮草谷?”
  
  “光精灵?”蛐蛐儿摇了摇头,“你不是来自月亮草谷。”
  
  “这样啊。”阿末的心一沉,走向星星沙滩。
  
  星星沙滩的每一粒沙子都如抹上了光,阿末走上去,沙滩上面布满了贝壳,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贝壳上都有不同的星星图案……
  
  “嗡——”无数萤火虫儿飞来,如无数星星从天空飞落,在星星沙滩之上旋转成一个圆圆的,飘浮在空中的萤火虫飞碟,星星沙滩与萤火虫飞碟倒是十分相配,一样荧光璀璨。
  
  一丝微弱的星光散下来,落到星星沙滩上的一枚贝壳上时,已经没有什么声息和变化了,不过,一个小小的梦精灵从贝壳上站了起来。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打量着星星沙滩。就在梦精灵起身的瞬间,每一只萤火虫都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都飞到了一枚贝壳的星星图案上。此时此刻,这么美丽的沙滩太像一个梦境了,梦精灵飞到另一个贝壳上摸了摸贝壳上的星星花纹,花纹上的萤火虫儿就开始唱起了催眠之曲,贝壳沉沉地睡去;梦精灵又飞到一个贝壳上,摸了摸那个贝壳上的星星花纹,那个贝壳上的萤火虫儿也开始哼起了摇篮之歌,贝壳也进入了梦乡……梦精灵轻盈地飞在星星沙滩的贝壳之间,让贝壳们都有了五花八门的梦。
  
  贝壳们睡熟了,梦精灵飞向了精灵谷,萤火虫飞成一支光带要离开,阿末飞到了领头的萤火虫儿那,悄声说:“我是光精灵阿末,请问我是不是出生在星星沙滩?”
  
  “光精灵?”萤火虫儿说,“不,你不是在星星沙滩上诞生的。”
  
  “哎,”离开星星沙滩的阿末沮丧极了,“我怎么就是找不到我的家呢?”
  
  “扑通!”阿末听到黑暗中,有谁绊倒了,还看到一些彩色的珠子四散。“哎哟……”小鼹鼠的声音传来,“真糟糕,我做的彩色露珠项琏散了……”
  
  一听这话,阿末赶紧把那些彩色的露珠儿接住,重新串起来,送到了小鼹鼠身边。“谢谢,你是谁?”小鼹鼠摸到露珠串惊喜地叫,“我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这每一颗珠子都没有穿错,我摸得出来。”
  
  “眼睛看不见?”阿末奇怪,“你都看不见了,怎么还要做七彩的露珠项琏?”
  
  “我看不见了,可别人看得见啊。”小鼹鼠说,“你可以给我讲讲我做的这些颜色吗?这些颜色漂亮吗?我想现在你的眼睛也有许多光在闪吧……”
  
  “这一颗珠子是太阳花丛太阳花的颜色,还有花的香味;这一颗珠子是月亮草谷青草的颜色,真的草的气息;这一颗珠子是星星沙滩上沙子的颜色,光滑柔软;这一颗是绿裙糊的湖水的颜色……”阿末一颗珠子一颗珠子给小鼹鼠讲过去,他讲得特别仔细,本来欢欢喜喜听着的小鼹鼠突然涌上了眼泪……
  
  “你怎么了?”阿末一急,住了口。
  
  “我好想念太阳花丛,我也好想念月亮草谷,我好想再看一看你描绘的这些地方,看看它们的颜色……”小鼹鼠轻轻地说。
 
2.png
  
  “也许,我可以帮你。”阿末知道,如果他飞到小鼹鼠的眼睛里,成为小鼹鼠眼睛里的一抹光,小鼹鼠就可以拥有一天的光明,但是那样他就用尽了他收集的光,他会成为精灵谷最小的一个精灵,他再也成不了精灵之王了。但这时候,他愿意帮小鼹鼠。
  
  “你闭上眼睛,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阿末说着,轻轻地飞到了小鼹鼠的双眼之间,把光袋子里的光倒进了小鼹鼠的眼睛……
  
  “呀,精灵谷?”小鼹鼠惊叫起来,他看到了精灵婆婆,“原来我已经走到了我一直寻找的精灵谷!精灵婆婆,我从前因为救一只灰兔跌落黑洞摔伤了眼睛,在那里我捧到了一抹光,后来,我感觉那抹光飞向了精灵谷……”
  
  “阿末原来是你的心灵之光!”精灵婆婆恍然,“小鼹鼠,阿末把所有的光送给了你的眼睛,你才能有一天一夜的光明。他现在又成了一个还没醒来的小精灵了……阿末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家,没想到,他用这样的方式回家了……”
  
  竟然是这样……
  
  小鼹鼠以最快的方式跑遍脚尖山,然后回到精灵谷等小阿末醒来。虽然小鼹鼠的眼睛又看不到了,但他的心里有最亮的光,他要告诉阿末家里一切……
  
选自《儿童文学》(故事)2019年12月号
“梦幻集结号”栏目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