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为什么要写日记
2019-12-13 09:41:08    
高源
  
1.jpg
 
2019年12月12日          天气:多云
  
  昨天我问物喜:“你还记得我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没什么原因,就是心血来潮,随便考考他。
  
  他那严肃的神情好像在思索一道哲学题。沉默了半晌,终于说:“初二。”
  
  我很不满,强烈要求他再精确一点。
  
  “初二下学期,夏天……”原本是肯定的语气,结果尾音一提,又加了个犹犹豫豫的“吧”。
  
  “是2018年6月28日傍晚!”我忍不住叫道,“连这都记不住!你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啊!”
  
  “乐谱啊,英语单词啊,物理公式啊,课外书啊,还有……”他挠挠头,“你爱吃的东西啊。”
  
  我让他请我吃了一杯关东煮才放过他。
  
  今天我家净水器提示滤芯寿命到了,妈妈很抓狂:“今年春天刚换过滤芯,才半年多,怎么又要换!”爸爸却记得是去年春天换的。两个人争论不休,都趁机开玩笑抨击对方有老年痴呆的征兆。
  
  我淡定地回到卧室,几分钟后出来,清了清嗓子,像法官一样宣判:“二位都记错了,净水器滤芯是去年秋天换的,准确日期是2018年9月20日下午。”
  
  类似的事层出不穷,搞得大家都对我的记忆力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也为我糟糕的历史成绩相当费解)。其实我的记性并不好,我只是有满满一柜子日记可以查阅罢了。
  
  今天整理日记本,一不小心就整出座小山来。一本一本摞起来,哇噻,“著作等身”不费吹灰之力……
  
  小学二年级,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本日记。浅粉与乳白相间的封皮上,画着一只温柔的猫,它正瞪大了眼,俯身去嗅一朵七色花。那时用的还是铅笔,清晰工整的字迹带着一点稚嫩,一笔一划都使足了力气,就像在雕刻什么艺术品。我抚摸着凹凸不平的纸页,仿佛看到自己当年笨拙而专注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啊。
  
  日记里记录的童年往事遥远而模糊,有些我已经彻底遗忘了,读来好像在看别人的故事。意犹未尽,我又找出五年级的日记本。粗略翻看,那时的日记写得更为详细,连早晨的大雾、饭桌上的对话、朋友之间的小情绪都一一记录了下来。看到那些原先亲密无间,如今陌生疏远的小学同学的名字,恍如隔世。看到一些伤心事,一些尴尬又好笑的“黑历史”,难以想象自己从前能幼稚到那程度……
  
  这不算什么奇迹:打开日记本,就打开了时光隧道的门。
  
  写日记的习惯保持到现在,竟有八年之久了。这么一算,连自己也吃了一惊。
  
  有时候我也会怀疑,为什么要写日记呢,让往事随风逝去岂不轻松洒脱?最终我想,写日记最重要的意义不在于记录,而在于反思。每次摊开日记本,我都像看按了快进键的电影一样,把一天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在脑袋里迅速过一遍:今天做了什么?心情怎么样?有收获吗?有失去吗?
  
  这个过程让我保持清醒和自知。无论这一天充实还是空虚,我都审视着它,审视着自己。无论那些年过得快乐还是难过,我都留下了成长的证据。
  
  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忙着生活却根本没有生活。他们或忙于学习和工作,或无所事事,每天过得浑浑噩噩、稀里糊涂,根本意识不到(或是故意避免思考)自己的一天天究竟是怎么过去的,自己的人生到底是怎么活的。
  
  而写日记这件事,让我习惯了回顾和反思。每天都花一点时间去记录或苦或甜的经历,停下来,听听内心真实的声响和回音。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奢侈的,因为时间总是不够用。我本可以多睡一会儿,我本可以多玩一会儿,我本可以多写一会儿作业……但我还是把时间交给了安静的日记本。
  
  我像一个旁观者,观察自己是如何活着的。零碎的记忆落在纸上,成为可触碰的、实实在在的东西。不管过了多少年,它们依旧以最初的模样留在原地。它们让我感到安心。
  
  我愉快而勤奋地写着日记,虽然它们对别人来说微不足道,但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的个人史。
  
  是的,我在写一本很厚很厚的“历史书”。

最新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