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落里
2019-12-11 09:54:30    
斯年
  
1
  
  “同学们,这节作文课的题目是《我》。同学们自己都好好想一想,具体的要求我就不多说了,大家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周五前把作文本交到课代表向昭昭那里。下课!”周老师刚布置完作业,下课铃就响了,他夹着教案,脚步轻快地离开了教室。
  
  昭昭用目光追随了老师几步,这才回过神儿,慢悠悠地将面前摊开的作文本合上,再悉心地将它装进书包,还用手伸进里面小心地抚平边角,生怕不小心生成折痕。
  
  一到下课时间,教室里便像是钻进了无数的蜜蜂,让人乍一听觉得周围环绕的都是嗡嗡声,细听后才能发现,其中尽是熟悉的声音,说的也是大家听得懂的话。
  
  “《我》该怎么写啊?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就这一句话,完了!”这是张丽娜的声音,“我又不是向昭昭,好像就没作文能难住她。”
  
  “要不我们去问问她嘛!咱们这叫‘不耻下问’!”谈晓芸压低了嗓音,可这些话还是一字不落地钻进昭昭的耳朵。
  
  “要去你去,我才不去呢!她能告诉你才怪……”
  
  昭昭听后笑了笑,没有理会。这个作文题目对她来说确实不难,周老师刚出完题,她的心里已经迅速生出这篇作文的大概脉络,下笔的话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完成。而且昭昭还能保证,自己的这篇作文一定能像往常一样得“优”,然后作为范文在课堂上朗读。
  
  她就是有这份自信。
  
2
  
  当天晚饭前,昭昭就将作文写好了。她向来没有拖作业的习惯,早写早了,然后安心吃饭睡觉。
  
  昭昭刚进教室放下书包,就被本周负责出黑板报的大队老师叫走了。等到她回到教室的时候,发现气氛有点儿古怪——明明在教室外还听见大家吵吵闹闹的,结果昭昭刚一进教室门,同学们便像瞬间被点了哑穴一般,一声不吭,只是瞪着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昭昭,害得她差点儿以为自己要逐一解穴才能拯救武林呢。
  
  几秒种后,刚刚好像还患了失语症的同学们,忽然又像迷路的小鹿遇见了凶猛的猎手,一个个惊慌失措地从昭昭桌前,跑向自己的座位,只剩下人群中心的张丽娜尴尬地拿着两本作文本,继续坐下也不是,一直站着也不是。只见她匆促地试图解释:“我,我们……”
  
  “你待在我的座位干吗?”昭昭不解地看着她。
  
  “哎——”昭昭这才发现张丽娜手中的一本作文本有些眼熟,她终于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她沉着脸快速走过去,从张丽娜手里一把夺回作文本,很不高兴地盯着张丽娜:“你干吗动我的东西?谁让你看我的作文了?……你抄我的了?”
 
1.jpg
  
  “哪有?!”本来还有几分心虚的张丽娜,被昭昭这样当众一责问,原先就不多的几分歉疚早就变成了气恼,“你是你,我是我,这怎么抄?一天到晚小气死了,作业看几眼都不行!”说着,将自己的作文本一合,就要推开昭昭,气咻咻地回自己的座位。
  
  昭昭没防备,冷不丁被推了个趔趄,火气也上涨了几分,她说:“那你让我看看你的作文,我再判断你有没有抄我的!”
  
  “凭什么!你,你这叫不尊重人的隐私……”
  
  “昭昭,算了算了,大家都是同学……”
  
  “啊,张丽娜都快哭了,昭昭你少说几句吧!”
  
  周围的同学们一开始都没怎么吭声,这时候却忍不住纷纷为弱势的张丽娜鸣不平,尤其是和张丽娜向来交好的谈晓芸:“这也太霸道了……班里成绩好的同学又不止你一个,也没见其他人像你这样……”
  
  昭昭不喜欢同学们拿自己和其他人比。班里确实有其他成绩好的同学很“平易近人”,比如张晓光,他总是大方地分享作业,同学们有什么不会的问题也会请教他,大家都很喜欢他。昭昭也想过成为那样的人,可是根本就没有同学来问她问题啊。至于作文……自己分享是一回事,不问自拿是另一回事!
  
  昭昭向来不是那种伶牙俐齿的孩子,此时面对众人的七嘴八舌,更是成了锯嘴葫芦,好半天才涨红着脸,词汇量极其匮乏地憋出一句:“不对就是不对……”
  
3
  
  这场疑似抄袭的小风波轻易就被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声给打散了。接下来的两天,这似乎成了班里的禁忌话题,没有一个人提起。
  
  周五的时候,昭昭收齐了大家的作文本后,就把它们抱往周老师的办公室。可是,一路上,昭昭总是忍不住想起刚刚张丽娜等几个同学交作业时一脸防备的古怪表情。
  
  她们越是这样,昭昭就越觉得她们心里有鬼。走到操场时,她鬼使神差地坐在台阶上,确定周围没人看着自己,赶忙翻出张丽娜的作文本。她深吸一口气,抖抖索索地翻到最新篇章,一目十行地浏览起来。结果她越看脸色越难看——这篇作文和自己的太像了。
  
  比如作文的第一段,昭昭写的是自己出生时,全家给她起名时发生的趣事。张丽娜也写的是自己起名的经过;接下来,昭昭写自己圆脸齐刘海,爸爸整天开玩笑说自己穿件花棉袄就是活脱脱的“梦娃”。张丽娜写的是自己的瓜子脸自来卷,妈妈整天说她像洋娃娃;昭昭写自己学琴坚韧,张丽娜写自己跳舞辛苦……
  
  “怎么能这样!”昭昭气愤地嘟哝了一句。
  
  昭昭十分肯定张丽娜的作文就是抄了自己的,可是,明目张胆的抄袭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方抄得太高明了。全文几乎没有一个相同的句子不说,整体看下来,写的竟然并不比昭昭的差。昭昭想了想,又一连翻了好几个那天和张丽娜一起“学习”昭昭作文的同学的本子,心更凉了。因为,他们每个人都用几乎相同的结构,完成了一篇质量不错的《我》。
  
  昭昭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生了半天闷气,直到操场里飞出的足球差点儿砸到她,才将她的神思拉回现实。
  
  昭昭忍着心塞把作文本一一放回去,重新摞整齐后,她再抱着异常沉重的作文本,走向周老师的办公室。
  
  一路上,昭昭不断安慰自己:没事的,周老师的火眼金睛肯定能发现他们的作文是抄了自己的,下一堂作文课上读范文的肯定还是自己……
  
4
  
  可是,昭昭盼望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这一次,同学们的作文水平有了一个整体的提高,老师我甚感欣慰。看来大家都很了解‘我’啊!也都认真进行思考了!
  
  “这一次获得全班作文最高分的是——”作文课上,好心情的周老师调皮地卖了个关子。昭昭快速瞄了一眼张丽娜,屏住呼吸,紧张地等着下文。
  
  “是张丽娜!大家为她鼓掌!除此之外,商小宇、欧阳冬等同学的作文写得也很不错,看来大家都下了功夫,希望能继续保持……张丽娜,你站在讲台上,把自己的作文给大家读一读。”
  
  昭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作文不是最高分,还失去了“平安彩票开奖直播网范文”的机会?老师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提……不对,可能也提了,不过包含在“等”之内了。而最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超过自己的竟然是抄袭者张丽娜,哦,商小宇和欧阳冬抄袭也有份儿……
  
  备受打击的昭昭蔫蔫地上完了课。听见下课铃声,她如遇大赦,赶忙冲出这间让她觉得氧气稀薄的教室。
  
5
  
  回家的路上,妈妈发现了昭昭的心不在焉,便询问了事情经过。昭昭一边抽着鼻子,一边一股脑儿全说了。最后昭昭还疑惑地问:“妈妈,你说周老师怎么就变笨了呢?他怎么能什么都没看出来?”
  
  妈妈温柔地摸着昭昭的头说:“没关系的宝贝,别想这件事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下一次咱们再超过他们就好了!走,妈妈今天带你去吃好吃的!”
  
  “就这样吗?”昭昭听完有些失望,“妈妈……”
  
  “难不成让我去找你们周老师大闹一场?”妈妈好笑地戳戳昭昭的小脑袋,“又或者找到那几个同学,逼着她们一一给你道歉?哈哈,小傻蛋,那妈妈不就成泼妇了吗?”
  
  昭昭想像妈妈一样笑来着,可是努力了半天 ,才发现自己连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都挤不出来。
  
  在昭昭的认识里,妈妈就是世界上最棒的遮阳伞,只要躲在她下面,就什么事都能解决。比如昭昭性格内向,妈妈从来不会逼她主动和人打招呼;昭昭不喜欢吃葱,妈妈也从不会以“吃葱聪明”来诱导她……所以,即便昭昭没有明着说,但她还是隐隐希望妈妈能做点儿什么的。
  
  可是,并没有。妈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把昭昭看来天大的事当成一件普通不过的事了呢?
  
6
  
  “丽娜,你真厉害!这一次的作文竟然比向昭昭写的还好!”昭昭还没进教室,就听到有同学在夸张丽娜。她以为张丽娜肯定会羞愧地红着脸,不愿意多提这件事。“那样的话,我就宽宏大量地放过她这一次吧!”昭昭默默地想,结果她却撞见张丽娜一脸的笑靥如花:“那当然,写篇作文能有多难!”
  
  她怎么能做到偷了别人的东西,又那么心安理得?
  
  昭昭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结果对方朝她翻了个明晃晃的白眼。
  
  昭昭越想越生气,干脆扔下书包,直接冲到周老师办公室,气愤地把事情都说了。
  
  周老师平时很喜欢昭昭,听到她的“指控”,还很慎重地回想了半天,然后推推眼镜,缓慢而认真地得出结论:“你和张丽娜的作文一点儿都不像啊。向昭昭,你是不是误会了……抄袭是个很严重的事情,随便这么说同学不合适。再说了,你说其他科目还好说,两篇作文既然都没有一样的句子,怎么评判是抄袭的?哦,什么?不只是张丽娜,其他几个同学都提前看过你的作文?那就更不好说了。昭昭,你的作文还是写得很好的,这一次,我觉得就和张丽娜差不多。不过,你经常都是最高分,偶尔也要给其他人一些机会嘛!不能打击大家的积极性!他们几个这一次进步巨大,老师感到很欣慰,所以多多鼓励了一些,你不要闹情绪……”
  
  上午的阳光穿过树隙,照在教师楼墙外的爬山虎上,轻描淡写地给它镶了个边儿。昭昭觉得那些有魔力的藤蔓肯定是伴着周老师的话一起,悄悄地爬进自己的心里。要不然那些枝枝蔓蔓的,怎么尽是诉不清的委屈呢!
  
7
  
  昭昭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回到教室。
  
  张丽娜好像知道了一切,看见昭昭坐下时,还故意冲她扬了扬手里的作文本。
  
  昭昭觉得自己体内的火焰一下冲到了头顶,她瞬间失去理智。只见她飞扑到张丽娜身边,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一把夺过作文本,三两下就撕成了碎片,然后狠狠扔在地上。
  
  张丽娜完全没想到昭昭会是这样的反应,一时之间被吓住了。直到其他同学围上来后,她才哭着去找老师……
  
  周老师以为自己已经成功说服了昭昭,结果没几分钟教室里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想到这周的纪律考核肯定要扣分了,周老师直觉得脑仁疼。
  
  “向昭昭,你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跟人动手呢!要不是,要不是我知道你……算了,这次就不让你请家长了,你去向张丽娜同学道个歉,再给她新买个作文本,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在外人看来,周老师的处理建议,明显偏向昭昭。大家满以为张丽娜会提出意见,没想到拒不服从的却是昭昭:“不,我不道歉!是她故意挑衅的!”
  
  在老师眼中向来乖巧懂事的昭昭这次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无论周老师如何劝解,她都倔强地拒不认错。到了最后,耐性告罄的周老师也生气了:“向昭昭,你给我站到走廊上去!你什么时候愿意道歉了,什么时候再进教室上课!”
  
  昭昭像个骄傲的小公鸡,高高地昂着头,在教室外一连站了三天。不管别的同学老师怎样看她,她都能平静地看回去。
  
8
  
  教室里,除了少一个向昭昭,似乎什么都没有变样。语文课时,依然是有同学专心听讲,有同学偷偷眯眼睡,也有同学专注地在新的作文本上画着穿公主裙的小人儿,比如张丽娜同学。大家都没发现,还有一双眼睛,时不时地盯向走廊方向。
  
  下课后,同学们也都像往常一样玩耍,只有那双眼睛的主人尚晓宇偷偷靠近昭昭。
  
  “向昭昭。这,这是我的作文本,要不,要不你也撕了吧,别跟大家怄气了!”尚晓宇低着头,完全没有平时没心没肺的顽皮模样。
  
  一直梗着脖子的昭昭像是听了什么难以置信的话一样,吃惊地看了对方一眼:“你……”
  
  “对,对不起!那天我也抄你的作文了!大丈夫敢作敢当……你撕完作文本消气了,就去和周老师他们说句‘我错了’,别,别跟自己过不去……”尚晓宇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对方的呼吸节奏有些不对劲,他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哪句话戳中了向昭昭的伤心事,她竟然哭了。一开始是小声啜泣,最后竟然旁若无人地在走廊上大哭……
  
  少女昭昭的执着,需要的是一个站在世界对立面的发酵过程,滋养它生长的是不理解,而让它消散的,也不过是一句最最平常的“对不起”罢了。如今既然得到了,她就可以把它当作无公害的牵挂移出心房。虽然过程中难免会有些小烟尘,倒也激不起多大波澜,泪水洗刷后,反而有些瓜熟蒂落的释然滋味。
  
  当天下午,昭昭便去找周老师和张丽娜,分别道了歉。周老师欣慰地拍拍昭昭的肩膀,长长地叹了口气;张丽娜则是红着脸,小声回了句:“我也……不对。我一开始只是想应付了作文交上去,结果,老师说我的写得最好,同学也都夸我,我没勇气承认……昭昭,我……”
  
  昭昭像个长辈对待不懂事的小孩子那样,拍拍张丽娜的肩膀,宽容地笑了。
  
  那天放学的时候,夕阳特别好看,整个天空一半红,一半暗,像是化了半面妆的妖怪。最后妖怪闹够了闭上了眼,暮色袭来。
 
选自《儿童文学(经典)》2019年12期
插图:李欣欣

最新评论

  • 验证码: